从“路人甲”到“新网红”:小镇青年网络“逆袭”之路

发布时间:2021-12-16 07:37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从“路人甲”到“新网红”:小镇青年网络“逆袭”之路 来源:经济参考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调研发现,随着快手、B站、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的快速发展,许多三线以下城市的小镇青年乘上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东风”,利用网络平台积极展示自我或寻求商机,在短视频等特定场域逐渐“崭露头角”。

从网络边缘渐成“主角”

“现实生活可能和‘城里人’有差距,但是在网络上,我也能当‘主角’。”曾生活在贵州省毕节市贫困山村的网络“大V”郑为新对自己的评价,是许多小镇青年的真实写照。疫情暴发以来,许多小镇青年在网络上受到“围观”,在短视频等特定网络场域里逐渐“崭露头角”。

互联网平台数据显示,近两年来,曾经长期处于互联网舆论场边缘地带的小镇青年十分活跃,不少人从名不见经传的“路人甲”摇身一变成为受追捧的“新网红”。

短视频平台快手数据显示,2020年,生活在三线城市以下的小镇青年担纲快手主播主力军,共发布短视频超28亿条,获得点赞数超800亿次。拼多多数据显示,2020年有超过10万名小镇青年返乡创业,在拼多多售卖新鲜水果的新青年店铺数量增速达到148%。

小镇青年“懂网、用网”成为区别于父辈的重要代际特征。例如,B站“UP主”华农兄弟有600多万粉丝,主要发布制作乡村美食、展现乡村生活方式等相关视频,传递了积极向上、乐观幽默的价值内容。

“大山里的孩子想要改变命运不容易,除了认真读书外,主动拥抱互联网也为人生创造了更多出彩的机会。”贵州省社会科学院一位研究员说,互联网时代,小镇青年“逆袭”折射出群体发展新动向。他们搭上“互联网”快车,懂得手握“麦克风”传播自己,提高了自身的社会认同感。

“小镇青年更真实,更关注生活。相比其他年龄段用户,也更爱国,更有情怀和同理心。”快手研究院院长何华峰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当天,快手产生了92万条相关短视频,其中大部分是小镇青年在家乡抒发爱党、向党之心的内容。

伴随着社会发展和互联网广泛普及,小镇青年也热衷新鲜事物, 紧跟潮流时尚。相较前辈,对于潮流和泛娱乐化内容的痴迷和追求兴趣浓厚。快手平台数据显示,65%以上的小镇青年表示“刷手机”是他们最常用的娱乐方式,小镇青年喜好的短视频类型前六名分别是游戏、音乐、摄影、唱歌、电影、段子,与城市青年没有明显区别。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基层采访发现,新款、大屏幕智能手机是许多小镇青年的“标配”。湖北恩施小伙张振说,自己虽然工资不高,但生活上不能亏待自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青年问题研究学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说,小镇青年在网上寻求精神满足,泛娱乐化内容占据了他们绝大部分的闲暇时间。

9月29日,在杭州市临安区清凉峰镇新农人创客中心,党支部正在开展直播培训活动。近年来,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发现、挖掘、培养优秀青年,筛选审核形成“好苗子”储备库,吸纳一批返乡创业青年、来本地投资创业青年、村务工作者、社会组织骨干等积极向党团组织靠拢,鼓励他们成为乡村振兴中的“领头雁”,带动村民增收致富。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多重现实困难待解

“上网发短视频一方面是记录自己的生活,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得到更多关注。”许多受访小镇青年表示。

受制于自身能力和知识水平以及所在地区的发展水平,小镇青年普遍收入不高,且收入结构单一。受访者表示,从农村来到一二线城市,目的就是多挣钱,改善生活,但城市消费高,攒钱仍然比较困难。

就业、创业及职业发展问题也困扰着小镇青年。他们普遍反映,在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小城镇,工作机会较少,而疫情后,到大城市的就业机会也有所减少。数据研究机构麦可思发布报告显示,近五年选择到一线城市就业的小镇青年比例呈下降趋势。

在四川一家设计公司工作的刘佳佳说,自己学的是城市规划,在老家乡镇上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且晋升也难。要留在老家,只能当公务员或老师,但是“又不甘心,感觉自己学的白费了”。

“我还年轻,也想多学点知识和技能,但走出学校后能学习的机会太少。”在广东一家制鞋厂打工的四川凉山彝族小伙吉克拉日说。

通过表演“陕北说书”拥有近160万粉丝的陕西省榆林市快手主播杜正强,对疫情影响旅游业感到焦虑:“因疫情影响,旅游经营断断续续,年轻人只能‘悬’在乡镇。”

激活人力资源“富矿”

受访专家学者认为,小镇青年群体庞大,是人力资源“富矿”。建议重视疫情对小镇青年生活和心态上的影响,因势利导,激活青春力量,助力社会发展和乡村振兴。

首先,因势利导加强对小镇青年的组织动员。长期关注小镇青年发展的贵州团省委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说,小镇青年一直处于流动状态,动向难以把握,诉求也不容易被倾听。疫情后小镇青年回乡就业、创业人数大幅增长,是对他们进行引领、帮扶的重要契机。

廉思等人建议,因势利导加强对小镇青年的组织和服务工作,积极发挥各级群团组织作用,更多关注小镇青年,有针对性地加强思想建设、择业建议、价值引领,能够对小镇青年“困有所助,难有所扶”。

第二,为小镇青年搭建更多学习平台。在贵州黔西市中等职业学校,经过职业教育训练的学生们在动手能力方面表现优异。该校相关负责人说,职校学生是典型的小镇青年,他们接受过职业教育,往往有“一技之长”。对于疫情后返乡的小镇青年,通过职教“再造升级”,可以使他们的人生目标更明确。

专家建议,由地方政府或企事业单位牵头,在小镇青年热衷的快手等互联网平台举办一些高质量讲座以及职业规划活动,为小镇青年提供求职参考,让他们工作之余能够充实自己,同时也能相应地丰富他们的精神世界。

第三,加强政策资金支持,优化小镇青年创业就业环境。小镇青年是乡村振兴的生力军。哔哩哔哩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长谷雨等建议,应该持续加大对地区发展的政策倾斜,因地制宜地引入或兴办大型企业,并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等,持续拓宽就业渠道,为小镇青年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工作条件。

此外,优化创业环境,加大对小镇青年创业的帮扶和支持力度。小镇青年群体庞大,充当了建设和发展中小城镇的新型力量。针对愿意从大城市回到三四线小城镇创业的青年群体给予的政策帮扶,包括创业门槛准入、资金支持、房屋租赁等。

[作者:佚名]